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法律法規->法律研究->研究思考

高度重視 夯實基礎 分類推進 提高質量

——做好市場主體年報公示工作大家談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19-06-11 09:41 來源:
分享:
0

編者按
  
市場主體依法按時報送年報,是其累積社會信用的有效途徑,是信用監管和社會共治的基礎。
  自2014年年報制度實施以來,各地市場監管部門增強使命感,把抓好市場主體年報公示工作作為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的重要任務和夯實信用監管基礎的有力抓手,強化工作部署,構建長效機制,積極穩妥推進。
  經過全系統幾年的努力,市場主體履行年報公示義務的主動性、自覺性顯著提高,未年報市場主體依法受到信用約束,失信成本大大增加,維護了年報公示工作的嚴肅性。
  距離2018年度市場主體年報截止日還有不到20天。本期特別約請北京、上海、江蘇、江西、廣東、陜西等地市場監管部門人員,談談他們對年報工作的認識和思考。

變“政府管”為“主體報”
  總體上講,實施企業年報制度在強化市場主體責任、促進政府監管轉型方面發揮了良好作用。具體體現在四個方面:一是節省了企業成本。通過減流程、減內容、減審核等,變“人力往返”為“數據跑路”,切實節省了企業的時間成本和辦事成本,優化了營商環境。二是降低了交易風險。通過年報信息公示,徹底改變了信息不對稱的問題,有利于發揮市場的“自凈功能”。三是突出了主體責任。變“政府管”為“主體報”,在還權于市場的同時,強化了企業的主體責任,精準劃定“政府有形之手”與“市場無形之手”的邊界。四是提升了監管效能。運用互聯網+監管概念,推進社會監管與共治,徹底去除了年檢驗照的監管風險,杜絕了相關監管的尋租空間,提高了企業的失信成本。
  進一步提高年報工作效率,有兩項基礎性工作非常重要。一是抓住上一年度新設企業,加大對新設企業的年報宣傳力度。通過年報分析統計,我們發現上一年度新設企業的年報率要大大低于全市平均年報水平,而這部分企業每年增長10%以上,這是年報工作的一個薄弱環節。2016年,上海市市場監管局通過購買服務的方式委托上海市個體私營經濟協會,在全市開展新設企業年報培訓工作,現在各區每年都會開展新設企業的年報培訓,對提高年報率作用明顯。二是對符合清理吊銷條件的連續兩年未年報企業,開展滾動吊銷工作。每年年報結束后,全市統一開展存量未年報企業的清理吊銷,連續三年每年的吊銷企業都在10萬戶以上。
  下一步,上海市市場監管局將著力提升企業年報數據質量,加強年報數據分析和運用。企業公示系統匯集了大量企業的生產經營狀況和信用狀況等信息,這是一筆巨大的財富,要加以科學合理的分析運用,為政府部門提供經濟發展參考指數,為經濟決策服務。同時,將著力在企業退出機制上下功夫。一方面,繼續開展對僵尸企業的清理吊銷工作;另一方面,按照總局統一部署,協同注冊登記部門加大企業注銷和企業撤銷方面的工作力度,夯實企業基數,提升企業活躍度。除此之外,還要通過信息抽查、信用約束、聯合懲戒等手段,提升企業對年報義務的認知度。
  從《企業信息公示暫行條例》實施幾年的實踐看,企業年報工作已經成為商事制度改革的重要一環,是構建以信息公示為基礎、以信用監管為核心的新型監管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但要真正體現《企業信息公示暫行條例》明確的“企業年檢”改為“企業年報公示”的改革初衷,還需要做好以下幾方面工作:第一,進一步強化企業年報的主體責任。年度報告公示作為企業應當履行的一項社會公眾義務,是有一定強制性的。我認為有必要將年報責任法定化,考慮將企業年報聯絡員的個人信用與年報責任掛鉤,更好地推動企業履行年報公示義務。第二,發揮各類中介機構、行業協會協同監管的作用,鼓勵行業協會和商會開展年報委托代理,進一步發揮各類行業協會、中介機構的專業指導作用,推動企業年報意識的增強。第三,改進企業年報的期限規定。從英國、中國香港等長期實行年報制度的國家和地區的經驗看,推行滾動年報制度,是符合企業經營、財務審計的周期性規律的。同時,實行滾動年報制度,可以將廣大監管干部從繁重的督報和催報工作中解脫出來,更好地開展“雙隨機”信息抽查工作,進一步提升信用監管能力和水平。第四,希望總局能夠進一步優化“多報合一”后的年報內容,優化填報事項,做好頂層設計,使之更精簡,并能準確反映企業的各項經營信息,為開展有效監管奠定基礎。□上海市市場監管局 海 文


注重部門協同 加強聯合懲戒
  企業年檢改年報后,在一定程度上減輕了企業的負擔,促進了企業誠信自律,激發了創新活力,營商環境不斷優化。但是,在年報工作推進過程中也存在一些問題亟待解決。
  一是企業認識有偏差,主體責任落實不到位。仍有部分市場主體對于年報公示制度強調的企業自主報送了解不多,對年報重視度不夠,沒有意識到逾期未年報的危害,責任意識缺乏。部分企業在經營管理上不夠規范,人員流動或交接不到位,容易出現“人員一變動,年報沒人管”的情況。甚至部分小微企業沒有專門的會計人員,財務管理較為混亂,年報時涉及企業的經營信息往往隨便填寫,未能真實反映企業經營狀況。
  二是懲戒機制不完善,協同監管作用發揮不夠。一方面,年檢改年報后,原有的對逾期年檢企業實施的吊銷營業執照、罰款等懲戒措施被取消,實施新的經營異常名錄或嚴重違法失信企業管理制度,對失信企業實施信用約束。但由于信用信息共享、協同監管機制和平臺建設遠未達到信用監管制度設計的理想狀態,不少監管部門并未對失信行為實施協同監管,聯合懲戒震攝力大打折扣。而且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的中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在經營過程中很少涉及政府采購、招投標、銀行貸款等業務,有關懲戒措施難以真正起到約束作用。另一方面,逾期年報企業或個體工商戶,觸及限制措施時補報年報后即可在短期內移出經營異常名錄(異常狀態),而且申請材料非常簡單,申請移出次數也沒有限制,單次列入與多次列入對市場主體的影響并無差異。較低的移出經營異常名錄門檻,導致失信成本較低,行政成本較高,守信倒逼機制不能發揮應有的作用。
  三是“僵尸企業”出清難。根據原工商總局、稅務總局下發的《關于清理長期停業未經營企業有關工作的通知》要求,市場監管局可對連續兩個年度未依法報送年報且未進行納稅申報的“僵尸戶”進行清理,但對“僵尸企業”的清理主要依據《公司法》第二百一十一條“公司成立后無正當理由超過六個月未開業的,或者開業后自行停業連續六個月以上的,可以由公司登記機關吊銷營業執照”的規定執行。如何認定企業屬“無正當理由未開業或自行停業”,法律沒有給出明確的解釋。同時,吊銷程序復雜、取證困難,需反復向稅務、社保、供電等部門核實,還要對每家擬吊銷企業進行立案處理,由執法人員到現場調查取證,完成全部流程至少需要半年時間,導致大量“僵尸企業”存在,既擠占了社會資源,又降低了企業年報率。
  四是年報實時數據缺失,靶向推進存在延時現象。現有年報系統均由省級市場監管部門負責開發維護,相關數據未開放、下放給基層。地級市局沒有相關數據查詢權限,僅能簡單查詢年報戶數。如果需要針對具體行業、產業進行年報數據統計分析,只能向省級市場監管部門發送請求,這一過程中存在數據返回時間長、信息不齊全的問題,難以做到精準查詢,更不能及時根據相關參數制定精準的工作措施,也不能很好地挖掘年報數據的價值。
  針對以上問題,筆者認為,要想切實提高市場主體年報率,應把握好以下幾點:
  一是提升宣傳層級,拓寬宣傳領域。為了更好地發揮信用信息的作用,應當改變當前僅靠市場監管部門宣傳年報制度的局面,全面統籌,壓實各級政府和監管領域各部門責任,協調各相關職能部門共同推進,以此增強社會公眾的信用意識,共同打造誠實守信的社會風尚和全民維護信用的自覺性。
  二是建立協同機制,強化信用約束和聯合懲戒。建議從國家或省級層面建立完善跨部門信用信息共享、聯合懲戒平臺,落實對失信市場主體在政府采購、工程招投標、國有土地出讓、授予榮譽稱號等領域的聯合懲戒措施。在現有聯合懲戒措施的基礎上,進一步豐富信用約束條款,增強對小規模市場主體及責任人的懲戒,提高懲戒措施的覆蓋面,比如對未年報的商事主體進行發票申領、社保辦理等環節限制。
  三是提高移出門檻,促進市場主體自覺履行法定義務。在鼓勵企業進行信用修復的同時,建議對逾期年報列入異常名錄的企業至少在全國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進行滾動公示,并規定公示3個月后方可申請移出。同時,限制同一原因申請移出經營名錄最高次數,超過一定次數增加懲罰性措施;對未年報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標記為經營異常狀態)的市場主體,在其申請移出經營異常名錄(恢復正常記載狀態)時,企業法定代表人必須接受相關部門組織的信用培訓,并作出書面信用承諾,同時須提供第三方機構出具的審計報告,提高市場主體失信成本。
  四是規范“清理”流程,突出強制“吊銷”制度的權威性。機構改革后,基層一線面對方方面面的“重要工作”,負擔較重。建議從頂層設計的角度出臺“僵尸企業”吊銷工作規范,制定具體工作指引,對證據要求、工作流程、認定標準和法律文書等作出具體規定,提高清理“僵尸企業”效率,減輕基層年報壓力。
  五是開放年報數據權限,暢通信用監管渠道。目前,大部分省級市場監管部門的數據都設置了共享權限,建議開放查詢端口,更好地服務基層,推動大數據監管創新,為實現信用監管奠定基礎。同時,各省要抓緊開發完善智能年報系統,簡化年報線上操作流程,規范聯絡員備案查詢制度,放寬“驗證碼”數額限制等不必要的“系統”關卡。□廣東省江門市市場監管局 姚昌盛



以信用約束促進企業提高年報自覺性
  年報是企業依法應當自主履行公示義務的法律規定,企業應當主動年報。自年報制度推行以來,各級市場監管部門每年花大量人力、物力和財力宣傳推廣年報工作,但是基層監管條線人手少、工作量大,年報工作壓力很大。建議取消對年報工作任務化的做法,以信用約束機制促進企業提高年報自覺性和主動性。當前,以下幾方面問題迫切需要解決。
  企業自主年報積極性有待提高,年報信息真實性和完備性有待提高。調查顯示,有近40%的企業會拖延到六月份才報送年報,企業報送的信息仍然存在不真實問題。原因如下:一是部分企業在經營管理上不夠規范,年報中涉及企業經營情況的往往隨意填寫;二是故意錯填,誤導公眾,違法披露信息成本低,法律約束不夠,缺少剛性的行政處罰措施;三是《企業信息公示暫行條例》對企業填報年報信息強制公示的要求太少,90%以上的企業在年報時均選擇不公示年報,失去了公示的初衷。建議增加剛性的行政處罰措施,加強信用約束,同時增加對年報內容強制公示的要求。
  優化“多報合一”制度頂層設計。自“多報合一”制度實施以來,不論是社保、統計數據,還是海關報關數據,通過公示系統合一申報后,市場監管部門面臨的咨詢量大大增加,承擔了極大的工作壓力。建議對“多報合一”從頂層角度上作長遠、全面的考量與設計。
  公示系統穩定性有待加強。今年年報期間,江蘇省各地頻繁接到關于公示系統不穩定致使年報不成功的來電反映,在市場主體數量逐年增加的情況下確保年報工作順利開展,提高公示系統的運行速度和穩定性非常重要。建議總局進一步加大技術保障力度,增強系統穩定性。□江蘇省市場監管局 蘇 信



樹立年報工作貫穿全年的工作理念
  北京市豐臺區市場監管局在總結歷年工作經驗的基礎上,充分利用現有資源、積極拓展渠道、實時關注進度、優化工作細節,全面推進年報工作取得新進展。
  融合傳統媒介和新媒體優勢,豐富宣傳手段。一是在全區寫字樓、商超張貼宣傳海報、發放傳單彩頁、設置商圈LED顯示屏滾動播放年報宣傳短片,提示企業盡快履行年報義務;二是利用新媒體推廣“信息公示指南七問六解”,在擴大宣傳范圍的同時幫助企業精準年報。
  加強數據分析,靶向指導、推動。一是梳理上年度未年報市場主體信息,重點開展督促指導;二是立足新設立企業特點,開展全覆蓋式年報普及工作,共指導7458家新設立企業完成2018年度年報;三是提早謀劃,與稅務部門進行數據比對,清理長期停業、未經營企業,同時推廣簡易注銷,減少市場主體虛數;四是充分利用北京市市場監管風險洞察系統查找疑似異常經營企業,啟動靶向處置。
  調動多方力量,加強特色指導。一是在非公黨建工作站、寫字樓、有形市場建立年報宣傳員隊伍,服務轄區市場主體,提高工作效率;二是組織會計師事務所、代理機構等開展集中培訓,引導其為客戶提供年報服務;三是借助私個協組織優勢,為會員開展年報指導;四是依托鄉村自治組織,為城鄉接合部及廣大農村地區市場主體推送年報提供便利條件。
  要想進一步提高年報工作效能,必須樹立年報工作貫穿全年的工作理念,在日常監管中注重信息收集,提前謀劃、統籌推進;充分利用北京市市場監管風險洞察系統大數據優勢,融合其他政府部門掌握的企業信息,深入挖掘企業準確聯系方式,研判企業存續狀態,減輕基層負擔,提高工作效率;持續加大宣傳力度,提升全社會對年報制度的認知度,營造共治共享的工作氛圍。□北京市豐臺區市場監管局 張楚凝



加大對未年報市場主體的懲罰力度
  當前,基層開展年報工作主要存在以下問題:
  基層市場監管部門上門指導年報容易使市場主體對年報的重要性認識不足。基層市場監管部門為了提高年報率,甚至會上門手把手指導年報,這樣會讓市場主體認為年報是市場監管部門的事,使企業年報工作偏離了制度設定的本意。
  企業不按時年報違法成本過低。按照相關法律法規規定,即使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后,企業也可以立刻整改并申請移出經營異常名錄,從企業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到被列入嚴重違法企業名單,時間跨度需要滿3年,而我國中小企業的平均壽命僅2.5年左右,有些企業在信用約束發揮作用前已經悄然退出市場,違法成本過低。
  企業按要求填寫社保等事項存在困難。企業準確無誤地填寫社保等事項比較困難,一些地方的基層社保等部門認為,企業報送的是市場監管年報,社保等部門依職責無須作出解答。而基層市場監管干部解答社保等事項相關問題比較困難,不能給企業明確、準確的答復。
  筆者建議如下:
  完善信用約束機制。加強年報社會信用約束和年報大數據運用,形成信用監管合力,切實讓守信者一路暢通,讓失信者寸步難行,從而倒逼企業增強年報意識,主動年報。
  加大對未年報市場主體的懲罰力度。增加對不及時、不如實報送年報的行為可給予一定數額的罰款的規定,綜合運用行政處罰和聯合懲戒的手段,提升市場主體按時年報的自覺性。
  加強部門協作和配合。進一步明確年報咨詢受理的分工,確保解答的準確性和有效性,部門間密切配合,推動年報工作高效開展。□江西省新余市仙女湖區市場監管局 何繼華



進一步推進“多報合一”
  對于改進年報工作,筆者有以下三點建議:
  一是進一步推進“多報合一”。商事制度改革以來的一大亮點就是“多證合一”,極大地提高了工作效率。與此同時,企業年報也在持續推進“多報合一”。2016年,企業年報增加了社保和統計事項;2018年,海關管理企業年報內容中增加了英文名稱、英文地址等海關年報事項。建議在“多證合一”的基礎上,進一步整合填報事項,統一報送渠道,把更多需要年報的涉企事項全部改為統一通過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一次性報送。一方面,更加方便辦事群眾,一次完成多項任務;另一方面,年報事項的增加也會增加年報工作對于企業而言的重要性,而且涉及的部門越多,對于不按規定報送的制約措施也就越多,企業也會更加重視年報。
  二是減少年報中的無用事項。個人認為,隨著信息共享的推進,企業年報的很多內容都可以精簡,比如出資和股權信息、網站和網店信息等都可以通過信息交換獲取,甚至年報中最為重要的資產、負債、收入等財務信息,也可以通過與稅務系統共享獲得。這些信息,企業自己不一定準確真實填報,執法人員在之后的抽查中還要費力核對,不如直接調用有關數據直接生成相關數據。
  三是將信息公示工作的重點放到即時信息上。根據《企業信息公示暫行條例》,公示的信息除了年報信息之外,還有即時信息。高質量的信息數據除了應真實準確外,時效性也很重要。現行年報信息中的很多內容,比如企業通信地址、郵政編碼、聯系電話、電子郵箱、企業存續狀態、企業網站以及從事網絡經營的網店名稱、網址等信息,并未要求按照年度情況填寫,而是要求按照填報時的情況填寫,由此可見信息時效性的重要。個人建議,進一步改進工作方式,豐富即時信息的內容,嚴格即時信息的報送時限,而年報信息可以由即時信息自動匯總后生成。由此,通過對即時信息公示的“常抓不懈”代替對年報信息公示的“重點關注”,意義應更大。□陜西省寶雞市市場監管局 崔 鋼

(責任編輯:系統管理員)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走势
吉祥棋牌下载安装 福建22选5号码走势图 微乐大庆麻将有没有挂 四川快乐12开奖 王中王资料一肖中特图 广东麻将旧版推倒胡单机 刮刮乐教程 浙江快乐十二技巧 兴动哈尔滨麻将漏技巧 上海上海快三开奖结果 辉煌棋牌官方正版 山东十一选五玩法 贵州快3开结果和值 股票融资买入是好是坏 pk10冠亚和在线 四川快乐十二电脑版的粉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