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法律法規->法律研究->研究思考

我國強化競爭政策基礎性地位的多元化路徑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19-06-11 09:41 來源:
分享:
0

  競爭政策在我國實現更高水平開放中的作用不言而喻。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只有確立競爭政策的基礎性地位,才能真正建立“市場機制有效、微觀主體有活力、宏觀調控有度”的經濟體制,才能不斷提升經濟發展的質量。
  2018年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提出,要強化競爭政策的基礎性地位,創造公平競爭的制度環境。
  強化競爭政策基礎性地位的路徑是多元的,需要從系統化的視角審慎看待這種多元化路徑,從而使中國競爭政策與其他經濟政策、競爭法律與其他政府調控管制經濟的法律,競爭執法與其他政府管理調控經濟的職能實現有機融合。

我國強化競爭政策基礎性地位的路徑之一:《反壟斷法》的不斷完善與有效實施
  目前,我國反壟斷領域進行的工作主要有,《反壟斷法》配套規章的制定與完善、《反壟斷法》的修訂、反壟斷執法、反壟斷司法、競爭倡導以及反壟斷合規審查。
  我國《反壟斷法》的立法與實踐一直面臨著挑戰。這些挑戰可以分為兩大類,一是我國與世界其他各國共同面對的挑戰。例如,如何適用《反壟斷法》規制平臺企業,大數據運用行為、算法合謀、算法歧視行為?如何規制知識產權領域的權利行使行為,尤其是規制標準必要專利的濫用行為?在數字經濟背景下,《反壟斷法》的立法目標、基本分析框架是否發生變化,以及反壟斷分析中的考量要素與分析工具發生了哪些變化等。二是具有我國個性特征的挑戰。例如,《反壟斷法》在壟斷行業的實施、對行政壟斷的規制以及公平競爭審查制度如何在《反壟斷法》中規定等。
  無論面對多少挑戰,《反壟斷法》的不斷完善與有效實施是強化我國競爭政策基礎性地位的重要路徑,而《反壟斷法》的有效實施則需要反壟斷各項措施的完善和反壟斷執法隊伍的壯大。

我國強化競爭政策基礎性地位的路徑之二:競爭中性原則的提出與強化
  競爭中性原則為不同所有制市場主體營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要求在要素獲取、準入許可、經營運行、政府采購和招投標等方面,對包括民營企業、外資企業在內的各類所有制企業平等對待。強化競爭中性原則在我國引發關注的是政府行為與國有企業兩大問題。
  實現我國競爭中性原則的衡量要素為政府干預或影響市場的尺度是否合理。政府的行為會受到更多的關注與約束,這種關注是全方位的,不僅僅包括政府管理行為,也包括政府投資行為。我國2019年5月5日頒布的《政府投資條例》就是例證。
  我國競爭中性原則的提出與關注的另一個重點是國有企業改革是否能夠促進公平競爭。我國正加大國有資本管理體制改革的力度,加快落實國資委出資人的監管權力和責任清單,加快改組組建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當前的兩大國企改革重點是“管資本”和混合所有制改革,在競爭中性原則不斷強化的過程中,國有企業亟須通過改革增強自身的市場競爭力來適應新的國內外競爭環境。需要關注的是,在國有企業改革中,應區分所有制的特殊性與行業的特殊性,不能將兩者混為一談。

我國強化競爭政策基礎性地位的路徑之三:公平競爭審查制度的推進
  我國公平競爭審查制度不斷推進的舉措主要有:一是按照競爭中性原則,清理妨礙公平競爭、束縛民營企業發展、有違內外資一視同仁的政策措施;二是嚴格做好新出臺文件的審查,2019年年底之前,實現國家、省、市、縣各級政府全覆蓋審查;三是進一步改革完善公平競爭審查制度,修訂實施細則,建立定期的評估清理機制,推行第三方評估工作;四是強化公平競爭審查的監督機制,定期開展文件的抽查,將公平競爭審查納入相關考核體系等。
  我國運用比例原則進行公平競爭審查的分析框架為:一是分析制定政府管制政策或措施的目的是否具有正當性,二是分析政府管制選擇的措施手段是否可以實現政府管制目的,三是分析政府管制所選擇的政策措施是否對市場競爭“損害最小”,四是分析政府管制的目的與競爭損害之間是否能夠達到利益“均衡”。
  可以預見的是,通過公平競爭審查,政府管制對市場競爭的影響將是有界限的、適度的、必要的、合理的,也必將強化競爭政策的基礎性地位。

我國強化競爭政策基礎性地位的路徑之四:外資管理、產業管制、財政政策、投資政策等改革的強化
  《外商投資法》是我國打造法治化、國際化、便利化營商環境的重要舉措,是我國對外開放的基本國策。外資政策、外資管理制度改革的法治化,內外資一致原則、平等適用原則以及準入前的國民待遇等條款也表明,我國的外資管理制度改革也正在強化競爭政策的基礎性地位。
  我國需要持續推進產業管制的法治化以及壟斷行業改革,需要最大限度向各類市場主體開放。在改革中,我國的產業管制從本質上講不應當作為競爭政策的對立面存在,而應當與競爭政策融合在一起,通過改革轉型為競爭友好型的產業管制政策,從而實現競爭政策的基礎性地位。
  我國的財政政策、投資政策也在進行改革。我國競爭友好型的外資政策、產業政策、財政政策、投資政策正在形成與實現之中,也正在強化競爭政策的基礎性地位。
  總之,在我國強化競爭政策的基礎性地位是一項系統性工程。我國強化競爭政策基礎性地位的核心問題仍是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的關系。競爭政策基礎性地位的實現過程是“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的過程。競爭政策基礎性地位的實現過程是實現競爭政策與其他經濟政策之間、競爭法律與其他經濟調控管理法律之間、不同政府部門機構之間工作的協調性與融合性的過程。系統性的研究視角對于不同政策的協調融合、不同法律的協調融合、不同政府職責的協調融合以及實現競爭政策的基礎性地位具有重要意義。□中國人民大學亞太法學院研究院副院長、教授 孟雁北

(責任編輯:系統管理員)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走势
河北快3开奖数据查询 云南麻将打法 公式大全 云南麻将游戏下载 三分pk10全天计划 配资安全 股票大盘指数 查询体彩飞鱼开奖结果 白城52麻将下载 十分精彩十一选五官方下载 龙岩麻将规则 jdb龙王捕鱼程序设计 安徽闲来麻将精华版 贵州遵义弈乐麻将下载 科乐哈尔滨麻将 山西快乐10分1561